Mechanism 加密游戏论文:娱乐的金融化 金色财经-海南大学城

作者:海南之家 发布时间:2021-11-25 13:54:17

  游戏中满足欲望的门槛比现实生活中要低,人们可以通过它来满足他们的基本欲望。

  随着加密货币游戏领域日渐饱和,人们对它的看法没很少带有细微的区别,而是在“一切都是庞氏骗局”到 “加密货币游戏将永远从根本上改变工作、生活和游戏的各个方面”这两种观点中站队。人们从传统的游戏玩家和开发者转变为加密货币投资者的过程中会将他们的个人和职业身份(和资本)带入到这些概念当中,这使得这个领域的对话充满了个人意见。

  在这篇论文中,我分享了我近期关于加密货币游戏的观点,分点阐述。我讨论了如下内容:

  (1)短期与长期的趋势。

  (2)目前的真相:财务激励正在推动增长。

  (3)以娱乐为目标的加密货币游戏的机会和执行风险。

  娱乐的金融化

  传统游戏已经在走娱乐金融化这一条路了;人们可以通过交易皮肤、做主播和职业玩家来赚钱。加密货币只是将其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目前我观察到了出现的两个主要类别:

  (1)“玩法第一 ”(Play-first)的加密货币游戏,它的核心是有趣的游戏玩法,加密货币是被用作进一步吸引玩家的竞争优势。

  (2)“赚钱第一 ”(Earn-first)的加密货币游戏,其主要的诱惑、游戏性和乐趣最终来自于通过参与加密货币游戏经济赚钱。

  这两种类型的游戏都能击中人们玩游戏的核心:游戏中满足欲望的门槛比现实生活中要低,人们可以通过它来满足他们的基本欲望(见: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换个角度说,人类喜欢在参数化和交替的现实中玩同样的生活游戏。最受欢迎的游戏利用了拟态欲望,在创造游戏中的循环以满足欲望的同时,也塑造了欲望。

  游戏是为了赚钱,赚钱,赚钱

  目前在加密货币游戏领域的领头羊是Axie Infinity。尽管许多游戏方面的专家批评它的玩法不有趣,但它取得了350亿美元($AXS)的估值。专注这个游戏的玩家每月可赚取数千美元,低收入玩家纷纷涌入游戏寻找经济机会(尤其是菲律宾,菲律宾的玩家占到了全球总数的40%)。

  Axie Infinity以及几十个克隆它的游戏告诉我们,也许乐趣并不是一个加密货币游戏发展的关键,关键是用现实世界的收入来奖励玩家的游戏机制。 Illuvium这个游戏要等两年之后才会推出,但它现在的估值就已达到110亿美元($ILV),主要是引入游戏前的代币和赌注机制带来的。

  目前关于“玩赚 ”(P2E)游戏的早期吸引力存在如下问题:

  (1)人们对核心游戏本身的关心程度如何?

  (2)游戏的赚钱潜力和游戏的NFT市场价值是否是最重要的?

  (3)更根本的是,如果钱是目的,那么它是一个真正的游戏,还是只是一个以“养殖

  加密货币”作为核心游戏机制的游戏化的微观经济体?

  虽然听起来像是游戏领域的一大罪过,但从许多方面看,加密货币投资和交易本身就可以被视为是互联网上最大的一个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MMORPG),很多人都觉得它非常令人上瘾、非常有趣。

  预测时机:“玩法第一”的游戏与“赚钱第一”的游戏

  赚钱第一的游戏:以经济为中心,实现途径是加密货币

  由于开发时间较短、投资者的资金涌入周围的公会、不对称的回报带来成群的新玩家等因素,赚钱第一的游戏会在短期内看到最快的增长和竞争对手的流动。

  赚钱第一的游戏的早期吸引力

  由于代币激励机制在引导、维持玩家和投机者的兴趣,“赚钱第一”的加密货币游戏可以更快地进入市场。因为投资者和交易商互相竞争成为游戏的大赢家,成功的玩赚类游戏可能产生很高的投机性溢价。加密货币原生者觉得投资这种游戏特别令人兴奋(而不管它是否有趣),因为这些游戏尝试了加密货币中“NFT翻转、空投、押注、耕作和所有权经济”之类的概念。

  虽然这些加密货币原生游戏最初的目的是追求有趣的游戏体验,但只需分析一下此类游戏的用户群体,就能发现真正推动玩家增长的是赚钱的机会。对于此类游戏的玩家来说,游戏与工作、投资是相互融合的——他们考虑必须要买哪种NFT,就玩那种游戏并耕种那种代币时,他们在时间和策略上有一个可计算的机会成本。

  “赚钱第一”类游戏的加密货币公会、社区和电竞联盟在短期内快速增多,证明了赚钱机会是此类游戏的核心。YGG和Merit Circle(刚刚筹集了1亿多美元)这样的公会之所以能够存在并以巨大的溢价进行交易,是因为他们入驻的“赚钱第一”类游戏在游戏中提供了赚钱机会。如果你看好目前的游戏公会,那么你也会看好那些以赚钱为中心的游戏,而游戏的赚钱成分是就是核心。

  陷阱

  世界上所有游戏都是为了追求真正的乐趣,但是游戏的开发者必须对游戏目前的用户群体、他们为什么要玩以及谁是他们的主要目标受众保持务实的态度。在这个阶段,加密货币游戏通常针对两个主要受众且有一些重叠:传统游戏玩家和加密货币投资者。如果一个游戏的营销和分销策略是围绕加密货币交易所、代币发行平台和行会展开的,那么这个游戏的开发者即便有制作游戏的愿望,他们也仍然是不把传统的游戏玩家视为目标。目前,大多数加密货币游戏的目标是加密货币爱好者和被赚钱机会所激励的低SES玩家(这仍然是一个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受众)。

  大多数游戏不会跨越从早期市场(加密货币爱好者)到主流市场(传统游戏玩家或低SES玩家)的推广鸿沟。尽管如此,Axie Infinity之类的游戏正在为其他游戏铺平道路,吸引一大批希望通过玩游戏来赚钱的人。

  一些早期成功的加密货币游戏只是接受了加密货币的原生原则,提供了人们可以通过挣钱来获得娱乐的机会。于此同时,部分开发商将花费数年时间来制作与3A级游戏相媲美的作品。他们是以一般的游戏玩家为目标,但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潜在风险——他们耗费数月乃至数年的时间可能只会开发出一款中等水平的游戏,而且在提供赚钱机会方面缺乏竞争力。相较于模仿传统游戏的乐趣的尝试,对这个领域的开发者来说更为可行的方案是专注于创造一个最低限度的可运行游戏,并以有趣的玩赚机制作为游戏的核心。

  音乐是否会停止?

  “赚钱第一”类游戏也继承了一个困难的可持续性问题,他们不可能创造一个持续增长的经济。目前,Axie Infinity的收入已经开始下降,这会使得以赚钱为主要目的的玩家群体不愿意继续玩这个游戏。如果新加入的玩家不能获胜并实现盈利,Axie Infinity的通货膨胀就会超过增长速度并引发经济衰退,入驻Axie Infinity的数百个游戏公会也将受到影响。这个游戏用户群体中的大部分人都是为了经济激励而玩游戏的,所以试图使游戏的玩法“更为有趣”的转变很难解决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问题。 

  Lars & Naavik Research的研究结果表明,(Axie Infinity)一个典型玩家的日收入已经低于菲律宾的最低工资线。高等级的玩家的收入会高于最低工资线,但自8月以来他们的收入也在下降。

本文标题:Mechanism 加密游戏论文:娱乐的金融化 金色财经-海南大学城

本文地址:https://www.sdyxswkj.com/ylzx/20211125/173517.html


网站地图 海南生活网版权所有 © 201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