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增产”与“节水”之间,他蹚出一条新路-海南航空官方网

作者:海南之家 发布时间:2021-11-23 16:38:07

  “这2000多个小区,咱们要按期完成播种,确保整个生长季采集的对比数据更准确……”秋播时节,河北省辛集市马兰农场里,一个黑瘦老农正守在田垄间,指导技术人员进行节水和优质专用小麦试验田的播种工作。

  同一日期、同一地块,这里播种下上千个小麦品种,今冬明春由农场统一进行水肥施加、虫害防治、田间管理,技术人员定期观察,一一记录其性状表现,为后期选育良种提供数据支撑。

  这位70岁的“老农”,就是河北省首席小麦育种专家、石家庄市农林科学院名誉院长郭进考。47年来,他带领团队扎根农村,先后培育出高产、节水小麦品种近30个,5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

  马兰农场一粒粒小麦金种子,累计应用面积超3.8亿亩,推动增产超百亿公斤、节水超125亿立方米,既保障了粮食安全,也缓解了华北平原“地下水漏斗”危机。沉甸甸成就背后,是一名老共产党员为民育种、为国分忧的初心和振兴农业的担当。

  “让老百姓天天吃上白面馍馍”

  47载育种生涯,始于一个朴素愿望。

  麦穗两岐,穰穰满家——千百年来都是群众的美好心愿。1951年出生在河北农家的郭进考,小时候目睹的却是“一个窝头掰三瓣儿,瞅着稀饭咽唾沫”的艰难光景,“挨饿”的感觉,深深烙在记忆深处。

  “啥时候老百姓能天天吃上白面馍馍啊?”怀着这个愿望,1971年郭进考上了农业学校,毕业后分配在石家庄地区农科所,定岗在小麦育种室。当时,农科所科研条件很“寒碜”:住的是四面透风的破旧小楼,种的是漏水漏肥的滹沱河沙地,很难取得科学数据。

  郭进考的育种生涯就此起步:缺少经验,他去中科院、农科院甘当小学生;没有实验材料,三番五次跑到河南、山东等地求援。最让他头疼的,是没有一块好田搞试验。

  巧的是,那一年,马兰农场场长刘禄波带技术员到农科所参观。得知郭进考的烦恼,刘禄波当即表示:“马兰的地好哇!我们免费提供地、免费提供劳动力、免费提供住宿。只要你们去,能培育出好品种,你说咋办就咋办!”

  双方一拍即合。1975年秋,怀着“让每一寸土地种出更多小麦”的初心,郭进考和团队成员带着东拼西凑的数百份育种材料,踏入马兰农场。

  没承想,这一脚迈进来,一干就是47年。

  冀中南平原是我国小麦主产区,但20世纪70年代,河北小麦亩产量长期徘徊在五六百斤。“解决吃饱饭问题,缺的不是地,而是地里能长出多少东西。”郭进考和同事一头扎进试验田。

  为了得到一手数据,他们事事亲力亲为,和村民一块起早贪黑,整地、施肥、播种、管理、收割、脱粒……工作异常艰苦烦琐。农忙时节,他们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不出工时,还要忙着采集数据、做实验。

  “每年只能做一次实验,培育一个小麦新品种,至少需要10年时间。”郭进考说,马兰农场里一块块试验田,就像小麦大考场,今年考耐寒,明年考抗病,后年考产量。小麦分蘖、抗寒、抗旱、抗病、高矮等情况,要一株一株去观察;上百个环节、成千上万组数据,要一项一项做记录,才能最终选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优等生”。

  每天从早到晚,郭进考都长在麦田里,盯在实验室。“只要有一项工作出问题,这一年就全白干了。”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里,有多少艰辛和压力!

  “老郭看起来比我们更像农民!”70多岁的刘满欣是农场的农民技术员,跟郭进考打了半辈子交道。他说,那时农场生活条件差,郭进考却一待就是几个月。冬天燃煤少,晚上汇总数据晚了,他就烧红几块砖头取暖。下雨天,别人往家跑,他却冒雨往地里跑,看哪个麦苗抗倒伏。忙得顾不上收拾宿舍,有一次打开铺盖卷,发现床铺上有一窝小老鼠。

  功夫不负有心人。

  10年寒来暑往,马兰农场早熟、丰产、耐旱型品种“冀麦26号”培育成功,在大面积种植条件下,亩产达400多公斤,短时间内创下河北推广面积最大、推广速度最快、增产效益最高的纪录,并迅速推广到北方六省市和新疆,轰动了半个中国麦区。

  此后,郭进考又提出“降秆、稳穗、增粒”技术路线,培育出早熟高产品种“冀麦38”。1996年,这一品种创下亩产631.34公斤高产纪录,一举攻克小麦亩产千斤难关。

  “国家曾提出亩产‘四百斤上纲要、六百斤过黄河、八百斤跨长江’的粮食增产口号。种了郭老师的新品种,小麦亩产量一举过了长江。”原马兰村支书刘冠杰说,村民们深刻感受到了良种的威力。

  “我们这一代人,挨过饥荒,饿过肚子。乡亲们天天吃上白面馍馍,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郭进考很自豪。

  “绝不能伸手向子孙后代‘借’水!”

本文标题:在“增产”与“节水”之间,他蹚出一条新路-海南航空官方网

本文地址:https://www.sdyxswkj.com/xwzx/20211123/173074.html


网站地图 海南生活网版权所有 © 2018-2019